网站导航

“大银幕”想把昆明打造成 “中国威尼斯”

2007/12/2 12:18:20 来源:本报记者 陶园园 包倬 图片 梁伟驰 (272)浏览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今日推荐


    11月26日至12月1日,由意大利“今日中国”网站发起、云南影视产业试验区昆明基地主办的2007年“大银幕”国际电影论坛(以下简称“大银幕”),在昆明创库内的“源生坊剧场”举行。之前已经举办过四届的“大银幕”,是第二次到春城举办。本届“大银幕”,播放了近20个国家的近80部影视作品,并邀请了威尼斯电影节的评委Marco Ceresa、香港青年女导演麦婉欣、日本著名的电影实验创作女歌手辻子法子、青年编剧王要等人莅临了展播现场,让本届“大银幕”更添几分名流气息。

从意大利带到昆明的电影节
 
    中国的电影节不多,西部更少,所以在昆明这座四季如春的城市一连两次举办电影节,是件难得的事情。当然,这关键在于这里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正如“大银幕”发起人之一的Matteo Damiani所言,因为他喜欢上了这里独特的城市文化,并和太太搬到了昆明,于是“大银幕”也顺理成章地从意大利带到了昆明。“就像我们的孩子。”Matteo Damiani笑言。
   
    爱上了昆明,并打算扎根于此,Matteo Damiani和“今日中国”团队进一步在这座城市拥有了他们的电影梦想——把昆明打造成中国的威尼斯或者戛纳。这是一个足以吓人的梦想。在“大银幕”上参展的影片包括了影视艺术片、纪录片、实验片、动画片等,这类影片有着明显的独立性,而非大众电影。于是,这也让“大银幕”的展播缺乏了想象的热闹和熙熙攘攘,正所谓曲高和寡。
   
    本届“大银幕”,除了那些来自世界各国的优秀电影和电影界的嘉宾外,每晚穿插其间的现场表演也为“大银幕”增色不少。常驻源生坊剧场的云南民间艺人、昆明的一说唱团体、日本的辻子法子的演出,形成了一个多民族文化交流的氛围。

“大银幕”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2004年3月18日至24日,第一届“大银幕”国际电影节在意大利的帕多瓦市举行。由“今日中国”(CinaOggi)文化机构和当地大学生协会主办,且得到了来自帕多瓦政府、帕多瓦大学及上海艺术学院的支持。该届电影节播放了来自意大利、中国和日本的影视作品,其中包括王家卫、王小帅、贾樟柯、陈果、宫崎骏、手塚治虫、黑泽清等著名电影人的影视作品。



穿插在影展中的表演也很精彩

    
    2005年5月11日至12日,风格各异的短片、影视艺术、电影和纪录片,拉开了第二届“大银幕”亚洲电影节的序幕。亚洲及西方艺术家以不同的艺术表现手法充分展示了他们各自的故事。中国传统与现代艺术表现手法也得到了充分的表现。在艺术节的最后一夜,以来自日本的乐队Mono的音乐会结束。在本届电影节上,著名导演张扬、崔广宇、胡介鸣等人作为嘉宾出席。
   
    2005年10月24日至28日,这是又一次关于东方文化及电影的盛会,全面地展示了来自泰国的当代电影、韩国的短片及优秀摄影作品。众多国际知名电影人也纷纷出席,如王小帅、王家卫、陈果、Rintaro、Katsuhiro Otomo、张扬和贾樟柯。
   
    2005年11月,“大银幕”电影节的组织者CinaOggi来到昆明,深深地被这座城市的魅力吸引,“大银幕”电影节也随之进入中国。电影节的形式逐渐竞争化,更多大学参与进来,如罗马的LaSapienza大学、那不勒斯大学、威尼斯CaFoscari大学以及云南艺术学院等,都参与了2006“大银幕”意大利电影节的筹备。最终电影节成功地于2006年7月19日至23日在昆明举行。该届电影节比往年的都更具实力与影响力。国际化的嘉宾包括王小帅、贾樟柯、叶永青、Marco Ceresa。

马可:不要在电影中放太多东西
 
    马可、马良和何贵森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电影和昆明都是无比的热爱。马可作为嘉宾出席了在昆明举办的两次电影节,马良把电影节从意大利搬到了昆明,何贵森是新加入的伙伴,他对电影节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威尼斯电影节评委马可

    
    Marco Ceresa,中文名字马可,威尼斯电影节评委、意大利那不勒斯大学博士、Ca' Foscari大学东亚学研究的副教授,马可能说流利的汉语,还曾在威尼斯电影节为张艺谋、巩俐等担任过翻译,在戛纳电影节时还为侯孝贤当过翻译,他是个中国电影通,他通晓中国文化,曾翻译《茶经》。
 
    新报:你觉得这个世界电影节是太多了还是太少了?
   
    马可:我觉得这个问题关键是要看地方,可能别的国家太多了,但中国还是太少了,西部更是没有。
   
    新报:昆明这座城市,留给你最好的印象和最不好的印象是什么?
   
    马可:我很喜欢,因为和别的大都市相比,这是一座很朴素的城市,有一种很自然的感觉。朴素,并不是说不好的那种。这里节奏慢,人比较友好。一点点不好的印象都没有。
   
    新报:你更关心电影的本质呢还是票房?
   
    马可:其实,我更注重的是后来的结果。我看电影没有一个固定的目标。电影美不美,也不是我的标准,有的片子拍得不美,但还是挺有意思。
   
    新报:你觉得拍一部好的电影需要什么条件呢?
   
    马可:不要做太多,不要做得太美,不要在电影中放太多的东西。故事应该比较简单,故事太复杂,别人是不会了解的。我觉得应该越简单越好。在东方电影里面,有些动作画面我是比较喜欢的,因为都非常简单,有点像中国画。有时候,西方的电影有太多的动作,而东方电影,像侯孝贤的电影,都是非常简单的。有时候银幕上没人,人是在另外的地方,但你能听到他的声音,这都是很朴素、很简单的电影。
   
    新报:您曾经是威尼斯电影节的评委,您评价一部好电影的标准是什么?
   
    马可:标准有很多。首先是技术上的,其次是故事,还有就是表演方面的。其实,我最注重的技术,要看是怎么拍的,而表演有时候更多的是符合个人口味。
   
    新报:能不能说出一部你最喜欢的中国电影以及原因?
   
    马可:一部?我说三部可以吗?一部是贾樟柯的《站台》、一部是侯孝贤的《童年往事》、一部是王家卫的《花样年华》。
   
    新报:现在的很多电影,投资越来越大,场面越来越豪华,对此你怎么看?
   
    马可:投资大本身没问题,可是看拍什么样的题材,关键是要选择好的题材。有钱是好的,但没钱也可以拍出好的电影。而有很多钱,不一定能够拍出好的电影。
   
    新报:你刚才谈到题材,你觉得中国电影拍什么题材最好?
   
    马可:题材很多。一是关注中产阶级的题材,二是农村的题材。我觉得电影的内容应该更关注生活。当然,我并不是说科幻片和武侠片没有意思,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同的生活。
   
    新报:现在的中国电影有一种倾向,如果某个导演拍了一部某种题材的片子(比如说武侠片)拿到国外去获了奖,在国内就会引起一大帮导演跟风。
   
    马可:武侠片有一种异国情调,拍电影并不是为了符合外国人的想法。所以,有时候我觉得拍很多武侠片是一种玩笑。

[分页]

马良:“大银幕”像我们的孩子
 
    Matteo Damiani,中文名字马良,生于意大利帕多瓦市,毕业于威尼斯卡佛卡利大学,东方文学专业。他在中国生活了3年,建立了文化圈的众多人际关系。由于喜爱昆明的独特城市文化,马良在昆明居住了2年,创办了关于中国和意大利文化交流的网站www.cinaoggi.it(今日中国),他在意大利和中国举办了“大银幕”电影节的前四届,以及其他许多文化方面的活动。



把昆明当家的马良(左三)

    
    新报:为什么会选择昆明举办“大银幕”国际电影论坛?
   
    马良:因为我和我太太现在搬到了昆明,所以把电影节也搬到了昆明,像我们的孩子一样。我们以前在意大利也是做这种电影节的。
   
    新报:举办“大银幕”电影论坛的意义何在?
   
    马良:在这里搞这种活动,可以让本地人看到在电视上或者电影院看不到的片子,在昆明看这种片子是很难的,算是给观众一个很好的机会。
   
    新报:资料显示说,你们的目标是把昆明打造成“中国的威尼斯或者戛纳”,这个目标是不是有点大了?
   
    马良:我觉得这个目标能达到,但不是一下子就能达到的。目前刚起步,希望今后的规模会越来越大。在中国,只有昆明这座城市住着一年四季都很舒服。我以前住过北京、郑州、上海都是好地方,但是有时候在那边很辛苦,但在昆明不感觉辛苦。如果可以多赚一点钱,我要在这里买房子。

[分页]

何贵森:人不多,但已经成功了

     Chris Horton,中文名字何贵森,美国人,热爱昆明,GoKunming网站创始人,这是最受欢迎的关于昆明的英文网站。1998年何贵森初次到中国,在北京师范大学学习由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办的一个教育项目,后来在上海居住了3年,作为英文杂志《中国商业评论》(China Economic Review)的编辑,其间到昆明旅游,从此爱上了昆明。



GoKunming网站创始人何贵森

    
    新报:“大银幕”电影节希望取得什么样的效果?
   
    何贵森:我觉得我们已经达到了效果,那就是让更多本地人过来看一些世界各地的影视作品,虽然不会每个人都喜欢这些电影。在这五天的活动中,如果一直有人来看,那我们就已经成功了。我们在展播中穿插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演出,比如源生坊里的民间艺人的演出就非常精彩,这可以让外国人更了解云南。昨晚有很多老外被他们的演出感动了,这样可以把各种不同的文化结合起来。
   
    新报:这几天我都一直在这里看电影,观众不是太多,你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何贵森:这跟字幕有关系。我们是上个星期才拿到了相关方面的许可,我们来不及做更多的事情。来了很多人,但没有中文字幕,很多人看不懂。我承认人不多,但来过的人还是很多的。这次因为时间的压力,有两个选择,举办或者取消,但是我觉得取消太可惜了,所以还是办了这个活动。明年可能会早一些取得相关方面的支持,有时间去做更多的准备工作。
   
    新报你们对“大银幕”电影节的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吗?
   
    何贵森:先把这一届做好,然后再跟相关方面谈明年的计划。现在是尝试,关键要看合作的效果。这是一件需要两方来共同努力的事情。明年我们做这件事会更从容,有更多时间。明年呢,我们还会请一些公司赞助。如果有国内、国外的公司想要支持这种文化活动,我们可以提供一个平台。然后,明年一定会有中文字幕(笑)。

□ 观众观点

“大银幕”可提升昆明的国际地位
 

    对于这次电影节,三位外国导演都认为很成功,那么昆明观众又是如何看待这个从意大利来的电影节?为此记者采访了云南源生坊民族文化发展中心负责人刘晓津女士和云南艺术学院戏剧系学生李先生。

创库办国际电影论坛意义深远

     刘晓津:每天的片子我都看了,感觉非常好。我自己在国际、国内都参加过一些电影节,所以我对电影节的活动形式还是有所接触。我在2001年5月曾经得到一份奖助金,作为一个特殊的学者应邀到美国考察,接触到美国的一些现当代艺术,观看了在纽约举办的许多国际电影节作品。
 
    在所接触的国际电影节中,感觉很亲切,因为他们把所有国际上的好电影全部翻译成中英文,这样我们就非常翔实地了解到片子所表达的内容。我们这一次活动,因为申办的时间比较紧,所以没有时间配上中文字幕。不过我还是非常高兴他们终于通过了,这对于昆明来说是一件好事。昆明阳光、空气很好,但是我们在文化氛围营造方面非常有限。昆明的电影交流活动的确是太少了,没有办法和北京、上海等大中型城市相比,我们的日子很好过,但精神享受非常有限。



影展开始前的演播室


    这次电影论坛在创库举办,我认为创库是昆明老百姓文化生活中一个好的典范,在这里举办国际电影论坛,它的意义是非常深远的。我们的外国朋友,他们从中没有挣多少钱,而花了很多时间、精力把国际上的东西带到一座小城市,我很吃惊,他们这次带来了200多部影片,这是让我很感动的一方面。
 
    我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很庆幸有一些国际上的东西很深入地影响到昆明的年轻学者、艺术工作者,让他们能够直接地感受到国际上做片子的思路、观点、感受,这对于昆明文化品牌的提升和创作有直接的作用。这次电影论坛有一个口号“把昆明打造成‘大银幕’的威尼斯”,我非常赞成这个提法,我想这样可以提升昆明的国际地位。

对动画片和艺术短片感兴趣
 
    李先生:我们来了好几个同学,消息是从报纸上看到的,还有这次活动的负责人马良先生的网站上也有预告。我们对本次活动中提供的艺术短片和动画片特别感兴趣,我们几个同学主要就是冲着这个来的。这些片子很有利于我们学习更多的创作手法,片子用摄像的方式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启发,比如说周二播放的植物、六本木蓝调等片子,感觉艺术性很强,拍摄、选题等方面和中国的电影有一些差别,通过观摩这些短片,我们能更加深入地了解到东西方文化创作上不同的思路,对我们来说是开阔视野的好机会。

     这一次电影论坛中,我们也感到有一点儿遗憾,就是在语言上收到的信息非常有限。比如说大多数长片,因为没有翻译,所以大家要硬着头皮看,大部分内容还是不理解,只能通过画面、音乐来感受。如果以后昆明再做电影论坛的话,我们希望能够在语言上有所改善。

我要评论

精彩视频更多..

我要评论

正在载入评论...

热门话题聚合更多..

滚动新闻

新报专题

联系电话:0871-63115530 合作QQ:284323337 | 526189062 | 关于新报 | 数字新报 | 玩味生活 | 新报邮箱 | 原生活新报网

广告热线:0871-63115615 订报及投诉:0871-63182222 内容纠错:0871-63115554 管理员信箱:webmaster@shxb.net
本报常年法律顾问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罗柯、杜晓秋) 电话:13888926926 13354637772
生活新报社新媒体部制作、维护 COPYRIGHT 2007 生活新报版权所有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1 滇ICP备080023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