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 >

交银施罗德人才匮乏:6只产品净值跌超10% 投资者寒心

来源:中国经济网编辑:生活新报网2017-08-02 09:43:42

 对于一家公募基金公司来说,优秀的基金经理是其最大的“无形资产”,然而近年来,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却频频遭遇人才流失,比如章妍、曹文俊、孙超等人就在今年先后离职,而失去人才之后的弊端,则很大程度体现在了基金业绩上面。 

  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7月份,该公司旗下24只混合型基金中有11只业绩跑输同类均值,其中7只出现亏损,最严重的交银数据产业净值跌幅达7.46%。而负责管理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芮晨还是位“一拖三”选手,但其任职回报均大幅跑输同类均值。不仅如此,在今年上半年里,交银施罗德更有6只权益类产品净值跌幅在10%左右,落后于众多基金公司。 

  交银施罗德权益类产品业绩落后 

  7月份行情已经结束,可面对反弹收红的股指,多数持有交银施罗德基金的基民却高兴不起来。根据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7月份,交银施罗德旗下的24只混合型基金中,有7只都出现了亏损,11只业绩跑输1.14%的同类均值。 

  据悉,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2005年8月4日成立,由拥有百年历史的交通银行(6.500, 0.05, 0.78%)、二百年投资经验积累的施罗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中国国际集装箱海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三方持股比例分别为 65% 、30% 、5% ,注册资本为 2 亿元。可面对资历如此“老牌”的基金公司,交银施罗德却并没能发挥出优势。 

  交银数据产业灵活配置混合(519773)是该公司混合型基金中业绩最差的一只,在7月份股指上涨的情况下,这只基金的净值反而逆势下跌了7.46%。而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这只成立于2016年8月16日的基金,自成立以来到2017年7月31日收盘,净值累计亏损了23.10%,而同期沪指上涨却达到10%。另外,在今年以来、近6个月和近3个月的不同时间段里,该基金净值均亏损了18.28%、15.49%、12.21%,并且排名始终垫底同类。 

  那么,作为一只躲过A股大跌时期才成立的混合型基金来说,为何业绩会如此之差呢?这或许就得从前十大重仓股来看了。交银数据产业的二季报显示,恒华科技(33.110, -0.47,-1.40%)、盛通股份(13.740, 0.07, 0.51%)、东百集团(11.580, 0.00, 0.00%)、和晶科技(11.810, -0.19, -1.58%)、联明股份(18.700, -0.09, -0.48%)、银信科技(11.660, -0.06,-0.51%)、二三四五(7.670, -0.09, -1.16%)、飞利信(8.280, -0.07, -0.84%)、全信股份(20.240,-0.18, -0.88%)、易华录(23.610, -0.08, -0.34%)是其前十大重仓股,其中九只也在一季报里出现。 

  但从上半年的走势看,恒华科技、盛通股份、和晶科技、联明股份、银信科技、飞利信、全信股份、易华录均出现大跌。而前十只重仓股占基金净值比例达到了66%以上,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该基金业绩会逆势下跌了。可面对如此“杯具”的选股,基金经理在二季报中却对自身问题绝口不提,只是表示:“二季度本基金保持高仓位新兴成长股的配置。展望三季度,从行业配置角度看,周期性行业盈利见顶已经确定。以食品饮料和家电为代表的消费类行业,经过二季度的加速上涨,预计估值的吸引力会进一步下降。我们认为现阶段成长股越来越具备配置价值。本基金预计三季度仍将坚持新兴成长股的配置方向。”不知道看了上述季报,持有该基金的基民会作何感想! 

  从成立至今,交银数据产业一直由芮晨负责管理,此人2007年-2009年任深圳尚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研究副总监;2009年-2013年任国联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行业研究员、投资经理;2013年-2014年任浙商证券(16.630, -0.05, -0.30%)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投资主办。2015年加入交银施罗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自2015年5月18日起担基金经理。 

  目前芮晨共管理着三只基金,分别是交银数据产业混合、交银科技创新混合、交银先锋混合,但三只基金的任职回报却是-23.10%、-9.11%、-36.47%,相比3.10%、6.79%、-11.90%的同类均值来说,差的不是“几个街区”。也许是业绩实在难看,交银数据产业从成立之初的22亿元规模已经逐季缩水到了目前的11.17亿元。 

  就算从上半年的数据看,该公司旗下的混合型基金中仍然有10只处于亏损状态,其中4只跌幅都超过10%。 

  投资者寒心 规模增长乏力 

  基金业绩黯淡的主要原因自然和基金经理有很大关系。根据报道,今年以来交银施罗德旗下基金经理出走频繁,继原“一拖七”基金经理章妍和金牌基金经理曹文俊离职后,旗下委以重任的原“一拖九”基金经理孙超近日也因个人原因离职。 

  而在2015年,该公司更是遭遇了6位基金经理离职,虽然交银施罗德相关负责人指出,2015年恰逢牛市,公奔私人员流动较为频繁,公司也在所难免,但面临人才断档却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近年来交银施罗德不遗余力培养新生代基金经理,包括任相栋、盖婷婷、何帅等目前都已成为公司的投研主力,但从从业经历上看,还是略显稚嫩。 

  数据显示,在交银施罗德已有的21位基金经理中,多位基金经理累计公募任职不足两年时间,如唐赟、连端清、李娜等,不过他们均在交银施罗德担有重任,其中基金经理李娜目前管理交银施罗德旗下12只基金产品,连端清为交银施罗德旗下“一托十四”产品基金经理。 此外,晨星网数据显示,目前交银施罗德旗下基金经理的任职平均期限为2年92天,略低于全行业2年165天的基金经理平均任职期限。 

  泰胜风能和联明股份是交银施罗德旗下基金的重仓股,而正是这两只股票却印证了其投研实力的欠缺。从数据上看,交银拥有前者13.32%的流通股、后者12.26%的流通股,但上半年两只股票分别下跌了19%和30%。 

按说背靠交通银行这棵大树,交银施罗德在规模上应该也是数一数二,但事实证明,其近几年的发展却是不温不火。2015年年底时,该公司的公募业务规模达832亿元,摆脱了此前多年在500亿元以下的水平,到2016年时,达到了1023亿元,这也是其成立以来的峰值。然而好景不长,仅过了一个季度就又跌回到882亿元的水平,并延续到了2017年6月30日。 

  这与同样成立于2005年的银行系基金公司工银瑞信、建信基金三四千亿元的规模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尤其是今年一季度,交银旗下公募规模不进反退,与多只产品出现净赎回有很大关系,如交银货币基金B份额实现净赎回份额达到330.51亿份,此外,交银裕隆纯债债券基金A份额、交银施罗德双轮动债券基金分别出现超15亿份净赎回。 

  有业内人士说表示,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委外定制基金新规开始执行,根据“存量的委外定制基金需尽量满足单一投资者持有的基金份额低于50%”要求,市场上已有的委外机构定制基金遭遇机构投资者资金赎回;另一方面,受到理财纳入MPA考核,银监会严查理财套利,受资金面紧张等因素的影响,银行委外业务出现大幅缩水的现象。 

  看来,交银施罗德要想追赶上“同龄人”还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而这其中,如何搭建好投研平台是其面临最迫切的问题。 

相关文章

精彩文章

Copyright © 2017 www.shxb.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生活新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