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石油产业迎来开门红,正在重塑平衡_新生活网

全球石油产业迎来开门红,正在重塑平衡

2018-01-25 09:31:04
来源:

  【摘要】 布伦特油价冲破70美元,达到3年多以来国际油价最高点。有媒体称,全球石油产业迎来开门红,正在重塑平衡。  但在开门红背后,中国油气上

布伦特油价冲破70美元,达到3年多以来国际油价最高点。有媒体称,全球石油产业迎来开门红,正在重塑平衡。

  但在开门红背后,中国油气上游业务发展呈现的“一高一低一快”,让其可持续发展备受业界关注。“一高”是去年我国国内石油净进口量约为3.96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67.4%,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一低”是去年我国原油产量下降至1.92亿吨,是2010年越上2亿吨后的历史最低点。“一快”是油气上游体制改革全面加速,勘探、开发、油服、矿区都不断推出重磅改革,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破冰,为近些年改革力度之最。

  在这个大背景下,业内对战略方向、资源潜力、动力转换、经营效益等问题的讨论深刻而激烈。国内油气上游业务可持续发展需突破哪些瓶颈,如何通过改革探索发展新路径……这些都是国内油气上游业务面临的必答题。

  从“三大挑战”看上游业务新突破

  低品位对技术进步速度提出高要求

  紧日子驱使管理效能加大力度

  优化业务结构亟待转型升级加速度

  2017年11月1日,在辽河油田工作26年的郭洪彬,带领几名员工进入柴达木盆地。作为辽河油田青海分公司驻柴达木前线负责人,他见证了辽河油田挺进高原油气区的历史时刻。随着中国石油加大内部矿权流转力度,更多像郭洪彬这样的技术骨干,将到广袤的西部贡献自己的智慧力量。

  推着大家走出去的,是国内油气上游业务资源劣质化加剧、降本增效难度加大、油气业务调整亟待优化的现实处境。

  从油气勘探开发现状看,近几年,中国石油新增石油探明储量90%以上来自低渗透和特低渗透,其中天然气新增探明储量几乎全部来自低渗透,新动用储量采收率也呈现快速下降趋势。

  “365天,我们日日滚石上山。”大庆油田开发部主任王凤兰坦言,“当前要产出1吨油,措施工作量是以前的1.5倍,实现效益发展面临的是上产难、增效难、降本难的多难境地。我们在多难中努力实现成本硬下降。”

  2014年以来,过紧日子成为全球石油公司的“主流”。据经研院披露的数据,近些年在低油价压力下,石油公司纷纷压缩成本,操作成本不断下降。去年上半年,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油操作成本降幅分别为4.2%和3.5%。然而,仅靠压缩开支等传统方法,降本空间极其有限。国内石油企业急需突破靠“物理”手段来降低成本提升效益的瓶颈。

  跳出效益、成本、产量等指标,从全球石油产业来看,国内油气上游业务发展的危机感同样强烈。2017年全球石油产量稳中有增,中国国内石油产量却再次降低,而石油表观消费量达到6年来最高水平。尤其是在美国、俄罗斯等油气产量不断获得突破的大背景下,业内对油气上游业务可持续发展的潜力更为关注。

  更让人深思的是,国际石油公司纷纷抢占天然气快发展机遇。埃克森美孚、壳牌、BP等国际大石油公司均处于天然气产量比例即将突破50%的边缘,一旦撞线,都将在未来发展中占据更加有力的位置。我国石油企业同样在稳油增气中成效显著,但对标国际大石油公司,优化业务结构仍需加速跑。

  在这些背景下,我国油气上游业务可持续发展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投入量问题。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一位专家表示,未来勘探开发面对的是如何有更多发现、如何找准方向、如何效益拿出等一系列问题。经济、战略、效率、质量等成为考量上游发展品位更为关键的指标。

  在业内专家看来,国内油气上游业务可持续发展,下一步重点要解决的是质量和速度的问题,是结构和动力的问题。具体而言,战略升级的速度要跑赢市场价值风向转变的速度;技术进步的速度要跑赢资源劣质化速度;管理效能提升的速度要跑赢成本增长对效益侵蚀的速度;转型升级的速度要跑赢行业竞争对手动力转换的速度。

  从“五组关系”看改革探索新进展

  总部管得活,油田干得好,实现决策最优、执行最佳的效益最大化

  以效益为指挥棒,勘探开发齐发力,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油公司与油服公司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打造命运共同体

  变“独木桥”为“双通道”,让科研更好作用于企业发展

  还原企业属性,让企业在低油价下 “轻装前行”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过去几年,国内油气上游业务改革呈现多点突破的好势头。无论是勘探还是开发,无论是油公司还是油服公司,无论是科研战线还是后勤业务等,所有的改革背后都暗含着一条清晰的逻辑主线:在五组关系中寻求突破,在困境中掌握主动。

  这五组关系就是:总部和地区公司如何各司其职,达到决策最优、执行最佳的效益最大化?勘探和开发如何共同用力,确保所有投入都最终体现为价值?油公司和油服公司的关系如何实现重塑,形成利益共同体?科研和生产又如何统筹,真正为企业注入更强劲的动力?政府、企业和市场的关系如何进一步厘清,让企业“轻装上阵”?

  着眼于以上关系的重塑,围绕油气上游业务可持续发展,中国石油以改革为抓手不断进行探索与突破,取得阶段性成果。

  改革破局,试点先行。生存与发展攻坚战当前,总部主动为油田发展创造更大空间,给予油气田更多自主权,希望借此释放油气田发展的活力与动力,旨在实现总部管得活、油田干得好的统一。

  2014年,中国石油择定辽河、吉林两家老油田作为扩大经营自主权改革试点,为其他老油田改革探路。2017年,在试点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基础上,新增新疆、大港、华北、吐哈4家油田开展为期三年的扩大经营自主权改革。从今年起,赋予这6家试点企业储量产量目标自主确定等11项支持政策。总部主要履行服务支持协调的职能,油田根据实际制定发展最优路线,老油田可持续发展之路展现出更多的可能性。

  勘探找油,开发采油,这是石油行业多年传统。储量与产量各负其责,投资与成本分账核算。如何让勘探与开发交汇在效益这条线上?近几年,油气田企业大力推行勘探开发一体化,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在找油阶段,开发提前介入,勘探给开发提供好区块,包括评价一些储量;开发进一步试验,来验证储量或者区块的好坏。同时,打破一井一用的传统做法,同一口井,既是勘探井,又是评价井,又是开发井,大大降低了成本。

  低油价下,油服公司改革不断提速,保驾护航能力进一步提升。去年,中国石油完成物探、测井、油建交接任务,专业路线更加明晰,技术实力大大增强。而油公司与油服公司也主动打破甲乙方传统作业模式,摸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模式。吉林油田与大庆钻探探索的“产能建设工程一体化总承包”模式,给实现共赢发展提供了方案。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如何进一步加强创新,利用更多的技术力量解决当前油田发展面临的难题,中国石油落脚于对科技人才的激励上。目前,“双序列”改革在集团公司7家直属科研院所及40家企业科研机构稳步推进,为专业技术人才开辟专业技术岗位序列,把原来的“独木桥”变成“双通道”,让科技人才潜心科研,创造更多更好的科研成果,为油气田发展解惑,也为后续发展积淀科技力量。

  为了进一步还原企业属性,让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轻装上阵”,国家近几年相继出台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的政策意见。而中国石油油气上游业务也抓住这一机遇,积极稳妥推进“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工作,为油气田应对低油价挑战减负。截至去年8月,中国石油“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完成总量的40%。此外,还成立了宝石花医疗集团,医疗改革不断提速,探索市场化新路……

  从“三个升级”看把握改革新走向

  推进“四个转变”,推动理念升级

  纠正油气生产链条中各自的本位主义,打造升级版的大一体化格局

  提升科研成果转化速度和先进技术模式推广力度,实现创新升级

  在可预见的未来,国内油气上游业务可持续发展必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尽管近期油价有所回升,但供大于求的供需基本面没有发生根本改变。虽然此前上游领域的改革已经初见成效,但固有的、深层次的矛盾并未得到根本解决:资源劣质化明显、稳产难度大、资产负担重、生产规模持续扩大、人工成本硬增长……应对挑战,别无他法,唯有持续深化改革。

  理念升级、一体化升级、创新升级将引航上游改革之路。

  理念的变革是深化改革的先导。面对“资源品位低、原油价格低、完全成本高”三重矛盾叠加的严峻挑战,若想打赢生存与发展攻坚战,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要实现思想理念的再升级。如何升级?在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勘探与生产分公司总经理侯启军看来就是要推进“四个转变”,也就是从重产量向重效益、从重地质储量向重经济可采储量、从靠投资拉动向靠创新驱动、从传统生产向精益生产转变。

  在“共享经济”逐步延伸至人们生活各个角落之时,共享理念也要踏进油气行业大门,这是理念升级的另一个重要层面。“人才智慧、内部矿权、勘探开发方法手段等资源都应该进行共享,如此可以进一步提升效率效益,实现更好的发展。”中国科学院院士、勘探院副院长邹才能表示。

  一体化再升级也是深化改革的重要路径。面对资源品质呈数量级劣质化的挑战,油气田企业的生产关系也要随之变革,要在此前一体化探索的基础上,纠正油气生产链条中各自的本位主义,寻找1+1>2的路径和模式,打造升级版的大一体化格局。中国石油咨询中心勘探部主任何文渊建议,要大力推动“三效六化”,即突出效果,建立地质工程一体化、科研生产一体化;突出效率,建立勘探开发一体化、地面地下一体化;突出效益,建立技术经济一体化、项目管理和实施一体化。

  创新是深化改革的驱动力。纵观过去100多年世界石油工业发展历程,尽管油价跌宕起伏,但技术创新的步伐从未停止,越是在油价低迷时期,越是科技创新的迸发期。面对当前的可持续发展挑战,创新亦要再升级。

  创新升级,科研成果转化必须提速,以更好解决油气田勘探开发难题。中国工程院院士、勘探院院长赵文智表示,要出台一些好的激励政策,促使科研成果转化率提升。

  创新升级,新技术、新模式的推广力度亦要加大。以非常规开发技术模式为例,应用3年的产量已达到常规注采井网10年的产量。勘探院副院长宋新民表示,对于认准的新技术新模式,要持之以恒推广下去。

  当前,国内油气上游业务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需要改革带来的澎湃动能推动可持续发展。唯有以更大的勇气、更高远的视野、更广阔的的心胸,探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