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新闻中心 > 国内 >

“上海玉佛禅寺消除公共安全隐患保护性修缮工程大雄宝殿平移启动仪式”举行

来源:编辑:生活新报网 2017-09-04 10:06:21
 昨天上午10时,“上海玉佛禅寺消除公共安全隐患保护性修缮工程大雄宝殿平移启动仪式”举行。

  按照方案,大雄宝殿将先向北水平移动30.66米,平移到位后,在原地向上顶升1.05米。整个平移顶升工作预计在两周内完成。

  为了保证原始原貌,内部佛像及文物也将同步完成平移,这在国内建筑史上尚无先例。据悉,平移结束后,殿前将增设钟鼓楼、观音殿,而大雄宝殿与天王殿之间的广场面积将扩大近一倍,为重大香期及大型活动提供容积场地。

  消除多重公共安全隐患

  平移的大雄宝殿,是玉佛禅寺第二进殿堂,占地面积约450余平方米。殿内中央供奉着三尊泥塑大佛,佛高4米,大佛背面是大型海岛观音壁塑,殿内两旁是二十诸天像,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据玉佛禅寺法师介绍,上海玉佛禅寺始建于1882年,已走过了130多个春秋。寺院信众多,海内外游客络绎不绝,年客流量可达200万人次。每逢重大节日、香期,更是人山人海,特别是除夕、大年初一举行新春祈福活动,单日客流量更是突破10万人次。寺院中轴线是人员最密集的区域,但现在大雄宝殿前广场空间局促,加上香火较旺,这些都会造成严重的大客流安全隐患。

  “大雄宝殿此次平移,不仅能够消除公共安全隐患,也给寺院建筑布局的合理化留出了改善空间,并更好地保护寺院历史建筑。”玉佛禅寺法师说,当年盛宣怀家族舍宅为寺,历经十年重建,才有了如今的玉佛禅寺。故在修缮工程启动前,除了中轴线上的大雄宝殿和天王殿外,寺院其余建筑都呈现出非常鲜明的江南民居风格。厢房、长廊、回字形的天井,这样的建筑布局使得寺院空间相对逼仄,人行区域狭窄。外加寺院缺少钟鼓楼,且礼佛的殿宇与生活用房并列,既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的丛林布局,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信众礼佛造成不便。

  同时,大雄宝殿建造年代久远,建筑又为砖木结构,寺外环境的改造施工不可避免地对殿堂底部的桩基结构造成一定影响。而殿堂木构、瓦片,历经风雨,也存在虫蛀或松动。

  “整座寺院面临着消防、交通、建筑结构、高密度人员集聚等多重公共安全隐患。”玉佛禅寺法师说,为了消除这些安全隐患,更好地保护寺院历史建筑,上海玉佛禅寺于2014年7月正式启动“消除安全隐患保护性修缮工程”,除了将东西两侧厢房改为独立殿堂以重塑空间外,也借助现代平移技术将大雄宝殿向北位移30.66米,以腾出更多的殿前空间。

  今年5月18日,上海玉佛禅寺封闭大雄宝殿,开始进行加固修缮及平移准备工作。

  据悉,在大雄宝殿平移之后,殿前将加盖钟鼓楼及观音殿,统一江南《营造法原》殿廷建筑风格,使得玉佛禅寺的建筑布局更加完整。“当然,即使加盖殿堂,大雄宝殿前的公共空间还是比原来翻了1倍多。”

  施工采用虚拟现实技术

  平移前的几周,记者实地探访。在大雄宝殿内部,脚手架错落有序,三尊大佛被“包裹”得密密实实,四周搭设了钢性框架。

  “为使整个平移修缮工作不受干扰,我们在外面造了一个罩子,同时为保证佛像法相庄严,钢性的框架外部全部采用了木板及布条进行封闭。”据总承包施工的上海建工四建集团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透露,这次平移的原理为先对大雄宝殿进行加固托换,与原基础切断,将其放置在平台上,进行整体的移动和抬升,这个平台称之为托盘梁;在托盘梁下部修建一滑移轨道,滑移轨道与托盘梁间安装滑移装置,利用水平千斤顶顶推上托盘梁,使大雄宝殿沿着轨道方向滑移到新的位置,再安装千斤顶进行交替顶升,抬升就位;最后将大雄宝殿与新基础进行连接。

  在整个实施过程中,工程难度最大的,就数大殿地基加固和殿堂内佛像的保护了。由于古建筑的地基质地比较松散,如果不做妥善处理,一旦在托放平移过程中发生较大震动,地基很容易发生坍塌。为此,施工方采取压力注浆的方法,将原本松散的地基变为一个坚实的整体。

  “除了1929年上海的一份平面图,我们再没有别的建筑资料图可参考了,只能边修边勘。”工程负责人告诉记者,施工过程中采用基于多源数据的既有建筑数字化建模技术。大雄宝殿虽为单层建筑,但结构架构错综复杂,陈列佛像神态各异,单一扫描方式无法达到高精度细节的要求。为此,四建集团运用了三维激光扫描、近景测量、无人机航摄影像等技术,对大雄宝殿进行快速扫描,采用数据融合技术实现2D和3D影像的融合,对三维场景精准复原,同时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及其他数字技术,立体再现大雄宝殿的原貌。

  “很多高新技术都用在看不见的地方。”该负责人表示,比如项目部运用仿宋举折压弯工艺优化铜瓦施工,采取偏心下锯、弯曲原木合理截断法等系列工法提高综合出材率和锯材质量,研究木包柱与钢柱的全新连接方式,优化桩位方案解决现场触檐难题等,运用新技术“修旧如旧”已成为这座古寺修缮的点睛之笔。

  用“框支撑”推“桌子”

  大雄宝殿的平移工程,让人想到十多年前著名的上海音乐厅平移。

  “与上海音乐厅平移不同,音乐厅的砖混结构使整个平移过程类似于推一个‘箱子’,而大雄宝殿木结构不生根的特点使其过程类似于推一张‘桌子’,‘桌子’下方还需带着所有佛像、佛台一起移动,过程中如何保障整体结构和佛像文物的安全,对于施工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玉佛禅寺和工程方上海博物馆的文物保护专家一起来出谋划策。”该负责人说,几经论证商议,最后决定采用“框支撑”的保护技术,保证佛像在平移顶升的加速瞬间能稳如泰山。

  记者了解到,承接本次移位、顶升、加固专业工程的上海天演建筑物移位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有着上海音乐厅等建筑的平移经验。

  与上海音乐厅平移相同的是,玉佛禅寺大雄宝殿平移结束后,还需要在到位后顶升1.05米。十多年前,上海音乐厅的顶升采用的是临时支撑的方式,千斤顶顶升一定高度后,将整座建筑安放在临时支撑物上,再重新设置千斤顶高度,进行下一轮的顶升。在这“一顶一放”的过程中很有可能会造成建筑角度扭转等问题。“十多年后的今天,交替顶升技术已经得到广泛推广使用,可以有效避免上述问题。”

标签: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7 www.shxb.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生活新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