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佛山80分钟演讲:把电饭煲卖去日本不能只靠雄心壮志

2018-09-14 17:07:30
来源:

  【摘要】 周其仁佛山80分钟演讲:把电饭煲卖去日本不能只靠雄心壮志摘选自【佛山经济学人】大市场会稀释品质,全世界的精品都出自小国家、质量是免费...

周其仁佛山80分钟演讲:把电饭煲卖去日本不能只靠雄心壮志

摘选自【佛山经济学人】

“大市场会稀释品质,全世界的精品都出自小国家”、“质量是免费的,质量本身是一门不小的生意”、“我们悠久的文明绝大部分是农业文明,在制造业领域的精品没有深厚的传统”…..在今天下午召开的“品质革命·创新力量”2018佛山企业大会上,经济学家周其仁现场就《佛山制造的“品质革命”》进行主旨演讲。

 

今年7月到8月,周其仁与佛山市工商联、南方日报共同组建的品质革命专题调研组,深入调研佛山34家企业与多个市直部门。“把佛山建设成中国制造的品质高地,我们只有雄心壮志吗?”周其仁向现场的800多名企业家呼吁,佛山要建设中国制造的品质高地,除了雄心壮志,要有更多可以落地的东西,把这个问题变成现实。

 

■以下是发言实录:

 

一.形势逼人:为什么要推动“品质革命”

全球格局发生了重要的变化,中国今天在全球竞争中的位置,上面是人均GDP几万美元的国家,虽然(这些国家)也面临不少困难,增长速度跟中国没法比,但是它的创新能力仍然强大。而往下,一些东南亚和非洲国家在走当年中国的道路,他们具有成本优势。

这个局面要怎么对付呢?改革开放40年,我们实现了高速增长,但是成本也上来了,社会发展了,人工成本就上来了。全世界现在的成本降下来了再升上去是不可抗拒的,所以叫做“成本的诅咒”。在座很多企业家管理一个企业都有这样一个经历。一个公司开始的时候成本可以往下降,降到最优点以后就会往上升,你要招更多的人、你要有更多的地,这些事情会抬升成本。

成本怎么对付?一个办法,全世界的商学院、业界、商业领袖成天交流这个成本控制,如果这样你能比别的对手降得快一点。如果成本掉头向上,你比你的对手上得慢一点,这是一门主要的对付成本下降的办法,常规的办法。还有一个办法,我移动成本线。我同样的员工、土地和厂房,我做不同的东西。我同样的人工成本做不同的东西,成本就会不一样。经济学的学个术语是往成本线不断往下面推,连成一个直线就是一个长期的、向下的、收缩的成本曲线。这当然是经济学的图形,高度抽象,但是包含着中国的经济往前走的启发。

第二个困难,我们悠久的文明绝大部分时间是农业文明。我们的农产品还有很多的精品、贡品,但是等到我们工业品的时候,我们这个精品历史传统非常地薄弱。你去看全世界,这个精品到底哪里来的?首先是服务那里的富裕阶层。你看世界各国,为什么买奢侈品你要到法国?那里出过大皇帝,好的一面是对人类产生了很多对精品的需求,等到人们富裕以后就会普遍享受这个东西。路易斯包当年都是给路易斯宫廷供货,不精益求精拿不进去。我们中国历史上有大皇帝,但是我们的大皇帝没有赶上工业革命。所以我们制造业领域的精品没有深厚的传统,这是我们很大的一个问题。

当然如果没有批量生产那就是相对稀缺,但是是不是精益求精的产品?所以我的感受是,历史上有大皇帝的时候没有工业革命,没有工业制造品,因此我们的工业制造就没有优良传统。所以我们历史上要找到精品的起源有难度。

第三个困难,我们的市场非常大,这是全球羡慕的一个条件。这个市场太大,前方订单雪片式飞,你响应不响应?你不响应,对手响应。所以不少公司把量、把市场占有率放到非常前头的位置。我的总结,大市场有一种稀释品质的虹吸的能力,你要抵抗不住,要压不住步伐 ,你的品质能力跟不上,很多好公司都被这个大市场稀释成不太好的东西。我想到有一句话,孙悟空一根汗毛拔下来一吹,一千个一模一样的。我们中国这个14亿的市场真的是有魔力,它会让你的供给、组织、品控提出更多的要求,这是我们要进行品质革命的困难。

全世界精品出自于小国家。小市场就是这么大,做一个东西你不好好做,站不住脚。小地方做站住脚了,慢慢往外打,打出全球好牌子。现在很多精品要讲品质,不是大。所以品质革命不是我们想要不想要的问题,形势所迫,不对这个东西做响应,如果我们不断发明颠覆创新的能力不足,成本又很薄,我们剩下的路就是义无反顾地把品质提升。

二.观念占先:一开始就把事情做对

这一场革命首先在哪里发生?首先在观念里面发生。

为了介绍有关的品质观念,我给大家介绍一位美国的质量专家。他叫克劳斯比,他是学医的,当年20世纪初找工作不容易,他到了一家工厂当质量检测员。从事质量检查工作他发现很没有意思,因为医学里最重要的概念是预防。中国有一句话,上医治未病,有了病再治是下医,上等的医生是告诉你如何不得病。他从事质量检查工作,他说我的工作整天就在查事情,出了问题才变成质量检查,为什么不能预防呢?军工是恐惧推动的一种需求,品质不好会死人,国家可能就亡了。克劳斯比的这个理念马丁公司感兴趣,聘他进去管质量,管出一套办法,最后总结这一套办法,成为美国久响声誉的质量专家。他的书已经有中译版,题目就是《质量免费》,这个题目就有意思,有三个命题四个原理,我不是这个领域的专家,我只能讲我阅读提炼的东西。

第一条,他定义清楚什么叫质量。质量不是好、不是高档、不是奢华、不是怪、不是时髦、不是时尚,质量就是符合要求。这个平常的一句话成为一个量学里头的重大命题,再次说明观念的革命非常重要。第二条,叫一开始把事情做对。如果你发现质量有问题,你帮我查,查完一开始就要把事情做对。做到什么对?零缺陷。然后才得出他的这个标题,如果你照这样做,质量不花钱,质量出了问题才花钱。

我首先讲一讲什么是质量符合要求。我发现制造业就是这样一句话。你看,制造业和传统产业不同,传统产业是靠天的,过去的地里长什么、长多大,这个粮食好吃不好吃听天的。

“石湾瓦,甲天下”,陶瓷是佛山制造品质被认可和接纳的第一个标志。

制造业是什么?从南风古灶第一天开始就先有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可能从生活里面提炼出来,但是会在匠人、老板、企业家、消费者脑袋里面提炼出来抽象的12345,然后工艺、流程、技术、操作动作、操纵规范符合要求,我做的东西符合要求,其实制造业第一开始就内生了这个概念。制造和原来的采集、跟原来靠天吃饭的农业区别就在这个地方,所以制造业一开始就要讲质量,做的东西要符合要求。但是很遗憾,我们制造业也是从传统来的,我们那个靠天、靠环境、要求不严格的传统思维习惯一直跟着我们走到今天,所以可以有不严格的要求,可以马马虎虎,这些都带到我们的制造业里面来。克劳斯比不一样,他就是不依不饶地回到制造业的源头,符合要求,质量就是符合要求。你只要把要求定义出来,然后锻炼一个能力,从设计、流程、产品、技术工艺最后都符合要求,就是质量,这是质量的定义。然后他回答问题,怎么才能符合要求?一开始就把事情做对。质量检查发现了问题光返修不够,要找到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然后去改进,最后实现零缺陷,只有这样做质量是不花钱,质量出了问题才花钱。

质量有三句话,什么叫品质?质量是从我们制造商角度去看,品质是让大家能够感受到。你做得再好大家没有感受,这顶多叫质量。而我们生产者生产的东西是要让别人使用的,“品”字是三个口,客户之口、用户之口、公众之口,我们的产品经不经得起说、经不经得起吐槽。互联网是推进品质革命的利器,广告说的都是最好的词,讲得都很好听,人用了以后什么反应?这里头有客户、有用户,这两个词差别很大,我们佛山制造很多不是直接对终端客户,是中间产品,这就像我用这个麦克风并不知道零部件谁用,我不直接跟你买零部件,那么对零部件的生产商来说我就是你的用户,这个麦克风好用不好用,这个零配件是起到关键作用的。所以品质不一定是从我为主来定义产品、提出要求,一定要以用户为中心。我们质量给人家造东西,要从人家那里获得收入,我们需要研究他需要什么。克劳斯比功成名就以后,他就创办了学院,传播他的这一套质量控制理念。中国也有克劳斯比学院,已经跟中国的企业做质量咨询和质量提升的服务,这个服务佛山的企业界要考虑。

三.战法集锦:佛山制造“品质革命”的10大“战法” 

更重要的是我们到底怎么做,我们这次最大的收获是在佛山这片土地上看到很多就是我们在这个基础上提升质量的一些有效的办法。请大家看南方日报的集子,34篇的系列报道,记者们真是非常地能干,我只能讲我感受深的一些东西,希望引起大家的兴趣。

1、善用减法

这个非常不容易,为什么说品质和革命有关?牵涉到公司内部的组织、相对地位、地盘,但是你要不减,你怎么能够聚焦起来去做精品、做好东西?你要聚焦,你一定先减。

小米短短几年就已经是世界性品牌。这是怎么来的?是雷军运气好?跟他的聚焦能力有关。我访问了小米以后,特别要过来这一张照片。他们讨论产品怎么讨论?几十张大纸,把产品的问题列在上面,打磨一个产品有2380个问题,一项一项讨论。光这个产品讨论就很长时间,到底为什么造、为什么集合这些功能、为什么提出这些要求。我们普通的观察,很多企业上项目、上产品比较轻松,没有深思熟虑。一上去以后就鸡肋,做又做不出名堂,不做可惜,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小米的经验是一个产品不断打磨,小米一个小组可以几天几夜讨论产品。

一个很有名的小米的打法,叫80%×80%。大产品着眼于80%的用户,80%的用户当中80%的功能需要。单品爆款的这个思想要好好地学习。第一条就是要善用减法。同时头脑里有革命,敢用减法。过去有一句话,“少就是多”,某种程度上少就是好,少而精。

2、越过对手,直面用户真痛点

我们商场竞争都非常在意对手,但是有的时候由于在意对手,忽视了用户。很多事情对手不做我也不做。我们跟对手争什么?是争用户的喜欢,为什么不直接花时间去研究用户?针对用户的痛点改善产品,这是好经验。

3、以简驭繁、以“傻”搏精

技术开发科的一个科长介绍,动作不要太复杂,动作容易操作,傻瓜型的,你不要有可能反过去插也能够插进去的。国产的无人机我用过好几个,插头好的公司就只有一个插法才能插进去,别的插不进去,还要把你变成专家。他在生产流程里头就把这个解决掉,我们概括为以简驭繁、以“傻”搏精”。

4、奉“最挑剔客户”为上宾

大厂商现在的竞争力压力和技术革命提升得很快。对容忍率即所谓PPM的要求,从5000PPM到了200PPM,更严了。还有一家汽车公司PPM要求30,目标是0。同时一旦品质出问题,质量出问题才花钱。如果你的成本造成人家停产停显,索赔标准每分钟500美元。这种好的客户对东西的要求就很高,刚开始很难过,但是这个坎过了以后,整个公司的水平就提上去了。

5、勇打硬仗、敢攀高峰

精铟海工2017年正式打进市场的新锐民营企业,我们问这个老总,这里也没有海,你是怎么做到的?他说制造业,我们所有的零部件加工在这个周围的地方分布,所以这就是佛山的竞争力。采取什么战略?不是OEM,供应链的办法,都从佛山周边企业采购零部件,然后组装。

6、升维降维,化难为易

我去很多公司,我老是问这个事情,你们最厉害卖到过哪里?有的说你就要碰高点,碰了高点下面的事情就一马平川,很好走。

经过18个月研发、3万多次试验,煮了20吨大米,米家压力IH电饭煲于2016年3月29日与米家品牌同步问世。

这个故事很精彩,中国人跑到日本去买电饭煲,非常地贵。我们佛山的一家企业叫纯米公司,首先把日本这个人挖过来,日本发明了压力锅的工程师挖过来,做品质总监和总工,组成一个纯米团队,这个团队基本从摩托罗拉手机来的,叫真才实料做感动人心的产品,结构件之间缝隙多大?0.3至0.1,他做到0.1毫米,做不到的话实验5000次。一般来说这个胆300次就不行了,好的2000次,他做到5000次。他在中国做的电饭煲送到日本去卖。日本一个电视台用纯米电饭煲和日本最好的电饭煲做盲测,请消费者尝这个米饭,10个人里头6个人认可了纯米的电饭煲,它的价格是1000人民币,对手的价格是3000、4000元以上。

这个故事就叫升维降维,化难为易。0.1毫米对于很多人来说做不到,可是对于做手机的人来说算什么?有的时候你降维到一个产品当中去,这个产品质量就很容易做到精致,做到精美。

7、“让价不让质”

这个故事也很有意思,蒙娜丽莎市场上怎么面对杀价竞争,我说你怎么可以做到让价不让质?第一永远追求独到性,你有独到性就有议价权、定价权。你跟把的东西一样,他价格低对你就有威胁,但是你跟他的东西不一样,他价格低就未必有威胁。第二与好客户为伍。第三,远离杀价竞争,如果碰到杀价流行的地方离开,不要迷恋这种市场。第四要坚信品质溢价。就靠认真做研发,提升品质。

8、耐用耐看

这个椅子大家都很熟悉,这是92年联邦家私开发的一个木制沙发。明朝的家居启发,加上了现代的人体工程学,成型这样一个产品。放在什么地方?我们问这个产品为什么一直热销到今天?杜董事长给我们介绍,说我们设计的时候,这个设计理念就是不追求时髦,但是追求耐看、耐用。你想想,我们今天的环境问题跟很多东西有关,其中跟我们一个乱扔东西有关。我们开发这么多的东西,用了扔,倒过来都会形成环境压迫我们消费者的问题。

9、重视设备,更重视人

另外一家机器人公司,嘉腾公司,我就问了一个问题,现在不断在提机器代人,那人的培训还重要吗?工匠还重要吗? 嘉腾董事长的观点是重设备更要重人,什么道理要把这个道理讲清楚。现在都在说机器替代人,甚至恐慌,说人快没用了。在工厂里边工人更像“医生”,发现哪里不正常、出问题、出状况,更像领导者,怎么能够进一步改善。

10、首创联盟标准

最后一个经验,这不光是企业,是我们的政府。我们佛山有很多创造,其中一个创造了联盟标准。什么叫要求?如果这个要求有约束力,它就是标准。你让他马上定一个什么样的标能够把一群企业带上,我们佛山启动了一个组合科研单位,公司、政府合力,制定了这样一个全国首创的,到2018年6月底已经有94个标准联盟,制定了218项的联盟标准,先标准联盟,很多公司一起来说这个标准,大家一起执行,承诺以后就有约束力,承诺以后做不到你就没有达标,这样一个办法就把很多的企业一个集群、一个集群地满足更高的标准。这个打法叫首创联盟标准,这个对于佛山的品质提升都有很大的帮助。

四.品质高地:建设品质高地,我们只有雄心壮志吗

最后再讲一讲,参观这么多的企业以后,我们佛山真的是非常有基础的一个地方。第一,工业占GDP的比重60%多,全国类似的城市都要远远低于我们佛山。虽然有的城市比例也很高,但是总量不好。第二驰名商标,我们在品牌方面已经有很大的提升。另外我们还有很大的余地,因为我们也请教了质监局的专家和领导,因为我们从指标来看,我们叫广东领先,某种程度上我们在提升品质方面还有机会、还有空间。

佛山是一个品质高地南方日报记者 戴嘉信 摄

不一定是最新的东西都在佛山这里发明,但我们是一个品质高地,什么是品质高地?不是你的亮点很美好,不是你的上线可以够到多高,是你的底线要跟国内、国际其他地区有一个显著的不同。如果这块高地,我们整个佛山人民、佛山产业、佛山企业都可以从中受益。

库卡的老总来到中国演讲的时候,他讲了一句话:中国有什么?中国有雄心壮志。我们就只有雄心壮志吗?我们要做成中国制造的品质高地,除了雄心壮志,我们还有没有更多可以落地的东西,把这个问题变成现实?这个问题留给在座各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