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锁勤主任专访:天真烂漫的孩子们促使我永远向前、不断进取

2020-07-09 11:03:11
来源:

  【摘要】 现任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特聘专家的唐锁勤教授,曾是解放军总医院小儿内科主任、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儿科主任,曾担任五届中华医学

现任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特聘专家的唐锁勤教授,曾是解放军总医院小儿内科主任、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儿科主任,曾担任五届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常务委员,目前担任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中华儿科杂志编委、美国儿童肿瘤研究组(COG)成员等职务。

 行医30余年,唐锁勤主任一直在为实体瘤患儿不懈努力,四处求索。今天,就让我们走进他的医路历程,认识一个真正的“医者”!

 

问:您为什么会选择做儿童实体瘤医生,而且一做就是30多年?

唐锁勤主任:我1985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工作,当时国家处于改革开放初期,各行业人才断档现象十分严重,解放军总医院也是一样非常缺乏儿科医生,在这种情况下我响应医院号召主动选择儿科专业。工作后我深深体会到儿科医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因为儿童是家庭的希望,祖国的未来,孩子生病往往牵扯一家几代人的精力,医治好儿童的疾病给家庭带来的欢乐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现在我可以自豪的说,当时的选择没有错。儿童天真无邪,充满了活力,和孩子打交道,也让我十分快乐。

图片包含 人, 室内, 病房, 场景 描述已自动生成

1993年到1996年,我赴美学习,从事神经母细胞瘤研究工作。回国后对医院所收治的包括神经母细胞瘤在内的血液肿瘤患儿重新思考,结合在美国学到的知识制定了新的诊治计划,经过努力在神经母细胞瘤研究上取得了一些成绩,晚期神经母细胞瘤最长生存20年,疗效明显提高,科研上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2项,发表SCI论文10余篇,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肿瘤患儿非常聪明,求生欲望十分强烈,这激励着我不断学习、永远向前,掌握更好更多的知识治好他们的疾病。

 

问:您当时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契机下去了美国进修?

 唐锁勤主任:90年代初,美国南加州大学附属洛杉矶儿童医院癌症和血液病中心主任Stuart Siegel教授来301医院交流学习,我认真准备很多问题向他请教,交流过程中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图片包含 人, 室内, 监控, 站 描述已自动生成

Siegel教授回到美国后,我们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经常向他请教在临床中遇到的问题,他都会一一回复。

 

一来二往,我与Stuart Siegel教授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有一次,我在信里向他提出了想去美国进修学习的心愿,Stuart Siegel教授爽快地答应了,他不仅同意让我去他所在医院科室学习,还从经济上给予资助。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珍贵了,我很快办好了各种手续,踏上了去美国求学的道路。

 

 

问:您在南加州大学洛杉矶儿童医院工作三年,那里的医疗环境和国内有什么不一样?对您后来的职业有什么影响?

 唐锁勤主任:美国的医疗水平高,服务意识强。他们以病人为中心,给病人提供一个良好的诊治环境和服务氛围,这些值得我们学习。对恶性肿瘤患儿,采取多学科的团队为病人提供服务,包括儿科医生、儿外科医生、影像科医生、病理科医生、放疗科医生、儿科护士及社会工作者等,团队的每一位给病人很周到的关心和沟通,让患儿及其监护人充分了解病情及治疗方案,给病人最好的治疗。医生及社会工作者会给患儿强有力的心里辅导与支持,使患儿平稳度过治疗中的困难时期。

 这样的工作氛围和经历,让我学会站在病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多考虑一些病人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

图片包含 人, 室内, 桌子, 食物 描述已自动生成

 

问:作为部队医院出身的医生,您怎样看待私立医院?

 唐锁勤主任:我觉得私立医院在我们国家亟待发展,将来会非常重要。

 按照发达国家模式,经济发展后人们对医疗的个体化需求迅速上升,这些个体化需求在公立医院难以实现,私立医院则是满足这种个体化需求的重要途径和场所。目前我们国家陆陆续续出现了不少私立医院,在满足高端人群及不同层次医疗需求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目前私立医院的发展还远远不够,按照发达国家的模式,私立医院要占到医疗的半壁江山,甚至在很多方面包括学术水平超过公立医院。以美国来说许多世界知名医院都是私立医院,而不是公立医院。所以我对中国私立医院的发展抱有信心,也相信国家会支持私立医院的发展。

 

问:您为什么会选择加入京都?参与、见证京都血液肿瘤科的发展,您有什么感想?

唐锁勤主任:京都儿童医院这几年在儿童血液肿瘤方面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非常巨大的,我认为是国内最好的私立儿童医院,从医疗技术水平、人才队伍、规模、管理都做得非常好。

目前血液肿瘤科诊治的病种很多很复杂,开设有层流病房、白血病化疗病区、实体瘤病区、国际部还有实验室,治疗水平和科室规模在全国有一定影响,所以我选择加入京都。我相信,未来也会更多的病人家长会选择来京都进行治疗、化疗、造血干细胞移植及手术等。

京都将来必定会在满足高端人群的医疗需求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一群人在房间里 描述已自动生成

问:现在京都成立了七病区(实体瘤病区),收治了很多实体瘤患儿,哪种儿童实体瘤发病率高?对此,您个人目前在诊治实体瘤上有什么突破和思考?

 唐锁勤主任:病人比较多的是神经母细胞瘤、横纹肌肉瘤、肝母细胞瘤,还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等。

 这给我们提出挑战,同时也是机遇。针对这些疾病,要加强学术交流,聘请国际知名专家担任我们的顾问,大力开展科学研究,开展新方案的临床试验,在疾病分子诊断方面通过自己及合作做更多工作,检测到位,争取把患儿体内致病的靶点找出来,为治疗打下基础。

 治疗方面要采取综合措施,比如说神经母细胞瘤,在手术、化疗、放疗、生物治疗基础上,将来还要发挥免疫治疗的优势,包括GD2单抗、PD-1及CAR-T等,还要结合分子靶向治疗。

 

问:目前儿童实体瘤治愈率较低,针对这点,您作为一个儿童实体瘤专家,想做什么(或正在做什么)样的探索来改善这一现状?

 唐锁勤主任:要通过多学科合作及多中心联合研究来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把我们自己做强做大,积极参与国内多中心研究,将来争取自己牵头研究新治疗方案。只有互相学习、互相交流、联合起来统一治疗方案,才能不断提高。

一群人在看电脑 描述已自动生成

我们现在的治疗主要参考美国方案,我目前与Stuart Siegel教授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会请他到我们医院来分享交流,一起探讨更好的治疗方案。

 

我还是美国儿童肿瘤协会(COG)的会员(注:目前COG中国会员2人,此协会必须有两个会员推荐,再加上个人的专业水平考核,才能入会)。我每年都去美国参加COG会议,登录协会官网,实时看到所有儿童肿瘤疾病的最新研究进展,将国际最先进的治疗方案第一时间应用在实体瘤患儿的治疗上。我们可以总结自己的经验,写论文发表,为制定儿童实体行业标准治疗方案贡献自己的力量。



 

1594255048249.jpg

·唐锁勤·北京京都儿童医院血液肿瘤科特聘专家


美国儿童肿瘤学会(COG)会员
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儿科医师奖获得者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精准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血液学组组员北京医学分会儿科学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小儿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专家介绍:曾于解放军总医院担任小儿内科主任、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儿科主任,有三十余年丰富的儿科临床经验。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医疗系。美国南加州大学附属洛杉矶儿童医院访问学者,获得博士后研究证书,美国夏威夷大学访问学者。参与重要科研项目十余项,在国内外权威期刊发表论文近70篇,专注5部。拥有国家发明专利三项,曾获军队医疗成果二等奖、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军队医疗成果三等奖等多项荣誉。培养毕业硕士研究生21名,培养博士研究生4名。


擅长领域:儿童血液病及肿瘤,对于儿童各种贫血、血小板减少、急性白血病、淋巴瘤、神经母细胞瘤、横纹肌肉瘤、肾母细胞瘤等有较深入研究,临床经验丰富,对造血干细胞移植亦有丰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