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调高了对美国经济2020年的预测

2020-09-18 10:10:24
来源:

  【摘要】 在美国11月大选之前的最后一次美联储例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还是给美国总统特朗普送上了祝福。当地时间9月16日,美联储调高了对美国经济2...

在美国11月大选之前的最后一次美联储例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还是给美国总统特朗普送上了“祝福”。当地时间9月16日,美联储调高了对美国经济2020年的预测:从6月份的-6.5%上调至-3.7%,且预计明后两年的经济增速分别为4%和3%。自今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特朗普政府的抗疫举措和经济“成绩单”一直颇受质疑。在距离大选只有数周的当口,作为特朗普任命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此时大幅上调美国经济预期,也算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肯定和支持。

  但美国经济真的会一如鲍威尔预计的那样逐步复苏吗?据美国商务部数据,二季度,美国GDP环比折年率下降32.9%,为1947年有记载以来最大降幅。虽然5月份复工后相关经济指标有所回升,但7月份以来疫情加重,美国经济回升势头有所减缓。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担忧,虽然白宫官员一直在鼓吹最早于今年夏季出现美国经济“V型”复苏的可能性,但目前来看这种概率正在下降。对于未来美国经济是逐步复苏还是长期衰退,市场分析师们也看法不一,更有专家指出,美国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或将重蹈日本、欧洲的覆辙,陷入“失去的十年”。

就业市场表现疲弱

  截至目前,美国依然是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全球新冠肺炎数据实时统计,截至美国东部时间9月15日晚6时,全美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59.5476万例,死亡19.5501万例。过去24小时,美国新增确诊病例4.4847万例,新增死亡1090例。进入7月以来,美国新冠疫情再度恶化:美国50个州中有46个州的新冠病例增加,全国死亡人数自4月中旬以来首次上升。

  在新冠疫情反复之下,美国部分地方已经重新实施限制令,7月申请失业救济的美国人数增长超过预期。更糟糕的是,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带来的长期损害开始加重,永久性裁员人数开始攀升。通常来说,美国劳动力市场一直是美国决策者和分析人士预测美国经济前景的重要“窗口”之一。美国劳工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美国非农部门新增就业人数为137万人,低于市场预期,也不及7月修订后水平。当月美国失业率从7月的10.2%降至8.4%,显示在经济缓慢复苏下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仍不及疫情前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美国失业率近来持续下滑,但疫情期间失业的人中仍有近一半没有重返工作岗位,需求端复苏也相对缓慢,就业市场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还需更多时间。另外,从就业市场来看,不同行业的表现差别很大:美国银行业、保险业、华尔街经纪商以及其他相关金融行业8月的失业率只有4.2%,和疫情前相比区别不大;但旅游、酒店、餐饮以及相关服务行业的失业率仍旧高达21.3%。在美国零售销售和消费者支出数据较强表现的背后,正是高收入且较难失业人群在支出。总体来看,目前难以排除美国第二轮新冠疫情暴发的风险,加之劳动力市场复苏冷热不均,这些都将成为未来美国经济持续复苏的障碍所在。

财政刺激谈判陷入僵局

  在过去6个月的时间里,美国国会先后通过一系列经济刺激法案,拨款总额近3万亿美元,包括失业补助、对小企业援助以及对受疫情影响严重行业援助等,但大部分援助项目在8月初就已到期。特朗普政府加大“马力”力促推出新一轮财政救助计划。不过,尽管两党对加码新的财政刺激方案看法一致,但对该计划应当包括哪些内容以及相关细节问题上仍旧存在不同看法,新一轮财政刺激谈判陷入僵局,迟迟难以落地。

  对于未来美国经济表现,市场人士表示远非乐观。他们表示,假设美国国会短期内批准了另一项大额财政刺激计划,企业重新建立库存,新冠疫苗在明年年初就绪,美国经济有可能会实现稳步复苏。但如果刺激计划最终“流产”,疫苗部署缓慢、家庭和地方政府破产导致支出乏力,“经济将永远无法回到疫情前的趋势线”。

  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要到2030年美国经济才能完全从疫情影响中复苏。未来十年实际增长将比疫情前的预测少3%,或少7.9万亿美元。换言之,美国可能迎来“低迷十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欧洲经济在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冲击下陷入低迷,曾被一些专家判断为“失去的十年”。有经济学家担忧,美国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或将重蹈欧洲覆辙。

美负债沉重或拖累复苏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推出的“大手笔”货币和财政刺激令人印象深刻。3月15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降至接近零,同时启动7000亿美元量宽措施;3月23日,宣布无限量量宽措施,无限制收购政府债券、公司债券和住房抵押贷款(MBS)。

  同时,美国联邦政府先后出台四轮纾困措施。3月6日,美国通过第一轮83亿美元救助基金,主要用于支持医疗卫生部门抗疫。3月18日,美国国会通过第二轮救助计划的法案,规模约1920亿美元。这项法案被命名为“家庭优先冠状病毒应对法案”(FFCRA)。3月25日,美国国会通过第三轮救助措施,总额2.2万亿美元。4月23日,美国国会继续通过了总额达4840亿美元的第四轮救助措施“薪资保障计划和医疗强化法案”,主要为小企业和医疗防疫增加支出。

  在此背景之下,美国债务负担大幅飙升。当地时间9月11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20财年前11个月,美政府财政赤字已超过3万亿美元,为历史最高纪录。截至7月底,美联储资产负债达到7万亿美元,比疫情前增加了2.7万亿美元。货币和财政宽松举措客观上也导致美股节节攀升,出现了美国股市与实体经济相背离的“繁荣”景象。有专家表示,美国超常规的财政货币措施短期内可能有助于刺激经济和市场,但却加大了债务危机和资产泡沫等风险。从长期来看,这些也将成为美国经济复苏的“毒瘤”。

  •  
 
责任编辑:杨晶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