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2018-11-27 09:08:00
来源:

  【摘要】 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诞生,他们的基因经过人为修改,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

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诞生,他们的基因经过人为修改,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上出现的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

基因编辑婴儿?天然免疫艾滋病?这一听起来非常惊人的事,瞬间因其伦理争议在网上引发热议——这样做真能使婴儿天然抵抗艾滋病吗?参与实验的家庭是否了解其中存在的风险?这样的实验到底有无必要?是否安全?

这条来自私人方面的宣布消息,遭到了无数的质疑,其中,《科技日报》官方微博更是对此发文“四问基因编辑婴儿”——

1.CCR5这个靶点是不是已经公认的会感染HIV?敲除这个靶点有没有其他潜在威胁?会导致其他疾病?

2.如何能够证明这对双胞胎婴儿能够天然抵抗艾滋病?因为也不可能现在就让婴儿接触艾滋病传染,这是有悖伦理道德的。如果这对双胞胎一生都没有经历过可能感染艾滋病的环境或行为,又如何证明她们天然抵抗艾滋病?

3.对试管婴儿进行基因编辑是否有悖伦理道德,经过什么部门审批?一个民营医院就能做这样的实验吗?

4.此前我国有没有过基因编辑手段用于人体的实验?

▲科技日报四问“基因编辑婴儿”

就在这个消息发出之后,美联社发布了一篇关于贺建奎的专访。文中,美联社称,目前没有任何独立机构确认贺建奎所言真假,这一报告目前还未曾发表于任何期刊,也无法被其他同行业专家审核评议。

▲美联社专访贺建奎的报道截图

与此同时,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已于11月26日启动对该事件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对媒体报道的该研究项目的伦理审查书真实性进行核实,有关调查结果将及时向公众进行公布。

而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科大、复旦大学、浙江大学等多家知名高校的122位生物领域科研工作者联名表示,对“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进行强烈谴责。声明称,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此项技术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

外媒:尚未有独立机构确认贺建奎所言真假

据介绍,贺建奎此前曾在美国莱斯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学习,回国后在中国南方科技大学开设实验室,与此同时他还拥有两家遗传公司。

和贺建奎一起合作研究这一项目的美国科学家,是物理学家兼生物工程学教授迈克尔·蒂姆(Michael Deem)。他曾是贺建奎在莱斯大学读书时的指导老师。据报道,蒂姆还在贺建奎的两家公司拥有“小股份”,并且是这两家公司的科学顾问委员。

▲蒂姆(左)与贺建奎(右) 图据莱斯大学

据美联社报道称,近些年来,科学家们已经找到一种相对简单的方式编辑基因,这一工具就叫做CRISPR-Cas9(一种基因治疗法)。科学家们可利用该工具对DNA进行编辑操作,从而得到需要的基因,或处理掉可能引发麻烦的问题基因。直到最近该技术才在成人身上做实验,目的是为了治疗致命疾病,但这一基因变化只限于参与实验的这个人。但基因编辑精子、卵子或胚胎是不同的——这类基因改变是可以遗传的。

但这类基因编辑技术在美国是被禁止的,因为DNA的相关改变将传给未来数代子孙,而且有可能伤害其他基因。许多主流科学家们认为这太不安全,不应尝试,也有不少人谴责称这一报告实为人体实验。

在专访中,贺建奎称,他在不孕不育治疗中,修改了7对夫妇的胚胎,其中到目前为止有一例怀孕。他说,他的目标并非治愈或预防某一遗传性疾病,而是试图赋予只有少数人天然就有的一种特性——可抵抗感染艾滋病毒的能力。

他表示,参与该实验的父母拒绝透露其身份信息,也拒绝接受采访,他也不会透露他们的任何居住或工作信息。

美联社称,目前没有任何独立机构确认贺建奎所言真假,这一报告目前还未曾发表于任何期刊,也无法被其他同行业专家审核评议。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将于11月27日在香港召开,而贺建奎在此前向外界披露了这一消息。

▲贺建奎在深圳的实验室接受采访 

贺建奎针对研究的说法,遭多名科学家质疑

贺建奎称,他在实验室已多年实验对老鼠、猴子和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并就他的方式申请了专利。他表示,之所以选择胚胎进行艾滋病基因编辑,是因为这些感染是一个大问题。他通过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基因,该基因的存在可以为致病力最强的HIV病毒打开感染人体细胞的大门。他称,他所做的就是使该基因失效。

在采访中,贺建奎说,测试结果显示,这对双胞胎中有一个婴儿的目的基因两个副本都被改变,而另一个婴儿只有一个副本被编辑改变,目前没有证据显示会对其他基因造成伤害。仍有一个基因副本的人,仍可能感染艾滋病毒,尽管目前非常有限的研究称,即便这类人罹患艾滋病,他们健康状况下降的趋势更为缓慢。

但贺建奎的这个说法,遭到数位科学家的质疑。

美联社的报道说,几位科学家在阅读了贺建奎提供给美联社的资料后表示,到目前为止的测试数据,还不足以证明基因编辑工作是有效的,或者排除了对胚胎的潜在伤害。他们还注意到,编辑工作并不完整,至少有一个双胞胎看上去是由不同的细胞拼接而成的。

“如果某些特定细胞被改变,几乎等同于没有被编辑过一样,因为艾滋病毒感染仍然可能发生。”哈佛大学的知名遗传学家George Church表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基因编辑专家、遗传学杂志编辑Kiran Musunuru博士则指出:“对于那个孩子来说,在预防艾滋病毒方面几乎没有任何收获,不仅如此,你还把这个孩子暴露在所有未知的安全风险中。”Church说,这个胚胎的使用表明,研究人员的主要重点是测试基因编辑,而不是避免防疫这种疾病。

即使编辑工作非常完美,没有正常CCR5基因的人,在感染其他病毒(如西尼罗病毒),以及死于流感的风险更高。Musunuru说,目前有许多方法可以预防HIV感染,而面对的其他医疗风险,才是值得担忧的问题。

美联社的报道还称,贺建奎的行为方式也令人质疑。11月8日,也就是该项目开展工作很久后,他才向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