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正在半遮半掩地发展具有重大威慑效果的战略性远程打击兵器

2018-02-22 09:45:25
来源:

  【摘要】 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于当地时间1月18日早晨6时6分,在鹿儿岛县的内之浦宇宙空间观测所,利用一枚艾普斯龙运载火箭将ASNARO-2小型地球

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于当地时间1月18日早晨6时6分,在鹿儿岛县的内之浦宇宙空间观测所,利用一枚“艾普斯龙”运载火箭将“ASNARO-2”小型地球观测卫星送入预定轨道。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日本此前发射卫星

  对此,美国太空安全专家约翰·派克指出,该型火箭还有另外一种可能的用途,即可以变成核载具,为研发洲际弹道导弹“热身”。这体现了日本正在半遮半掩地发展具有重大威慑效果的战略性远程打击兵器。实际上,日本近年来为了加强自身的远程打击能力,以多种方式谋求进攻性武器的发展。

  日本凭借自身技术基础已发展多代运载火箭

  想要具备远程打击能力,掌握火箭技术既是基础,也是标志。日本很早就开始了太空火箭的研发工作。经历了引进美国技术、自主研发等多个阶段,时至今日已经发展了数代运载火箭。目前,现役的主要是由“艾普斯龙”系列、H系列以及正在研发的SS-520系列微型火箭构成的较为完整的运载火箭体系。

  其中,“艾普斯龙”运载火箭是日本开发的一种成本较低且能够迅速装配的三级固态运载火箭。由于在研发过程中融合了日本近年来在固体火箭技术上的最新发展,因此技术性能在国际同类运载火箭横向比较中也是相当出色。该型火箭的运载能力已经达到1.2吨,正好符合洲际弹道导弹的标准。“艾普斯龙”运载火箭使用的是固体燃料,可以预先装料,长时间存放,更适合短时间内发射。

  美国太空安全专家约翰·派克表示,“将‘艾普斯龙’的火箭变身为洲际弹道导弹非常容易,唯一要做的,就是取下卫星载荷,然后放上常规弹头或核弹头。”

  H系列火箭发展了H1和H2两个型号。其中,H1是一种三级常规燃料火箭,可将1吨重的卫星送入地球同步轨道。H2则是一种两级液氢液氧燃料火箭,能够将9吨的有效载荷送入近地轨道,它是日本目前最大的运载火箭。目前,H2系列火箭的两个改进型号H2A和H2B,已经成为日本现役的国产主力火箭。

  同时,日本还在此基础上展开了H3型火箭的研制工作。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已经开始在鹿儿岛县种子岛宇宙中心为新一代主力火箭H3型实施引擎燃烧试验,争取2020年达成实用化的目的,届时,可与美国、俄罗斯、欧洲、中国竞争太空卫星发射订单。

  SS-520微型火箭则是日本正在研发的探空火箭,也被称为“将卫星投入轨道的全球最小火箭”。早在1998年和2000年,SS-520-1和SS-520-2两型火箭就已经发射升空。然而,2017年1月15日,日本发射该系列火箭的SS-520-4型时却发生火箭坠海事故。该系列火箭的特点是采用了大量民用产品以控制成本,一旦SS-520微型火箭用于军事用途,其可被视为日本在航天领域军民融合的典型。

  日本运用多种方式发展以导弹为主体的远程打击能力

  近年来,日本一直以防卫为名,不断强化以应对敌方基地攻击能力为核心的远程打击能力。所谓对敌方基地攻击能力指的是攻击位于他国领域内的基地和武器的能力。根据日本政府的宪法解释,在保卫日本没有其他手段之际,攻击敌方基地将被视为自卫权,并得到认可。

  然而,想要具备这种能力必须拥有相当的实力。前日本航空自卫队将官山崎刚美指出,它“需要构建综合装备体系,以掌握位置信息,确保传达网络,进而打破对方防御网”。对此,日本防卫省相关负责人也曾明确表示,“在岛礁防卫问题上,导弹具备防止敌方船只接近和反击的性能至关重要,为了不落后于世界潮流,我们必须谋求导弹性能的提升。”

  由此可见,依托先进的信息技术,导弹是日本发展远程打击能力的重心。为此,日本采取自主研制、国际合作和直接购买等方式不断提升导弹性能。

  从技术基础的角度来看,日本具有雄厚的高精尖技术积累,完全有能力自主研发远程打击主战装备。早在2013年,日本酝酿新一轮“防卫计划大纲”时,就有日媒报道称,防卫省正在论证发展射程400~500公里的短程弹道导弹。在2017年8月底提出的高达5.25万亿日元的2018年防卫费预算要求中,就在“岛屿防卫”项目中加入了远程导弹研发的内容,充分体现出日本自卫队主动寻求远程打击能力的强烈意愿。

  2017年年底,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计划2018年研制国产对陆攻击巡航导弹,被称为“日版战斧”,目的是用于夺取被敌方占领的岛屿。今年1月8日,又有日媒报道称,日本国内首款超音速空对舰导弹ASM-3已经研发完成。日本防卫省计划从2019年度起实现量产。据悉,该型导弹从2003年度开始研制,能够以3马赫速度对水面舰艇实施攻击,一旦装备将大大改变东北亚地区的军事力量平衡。

  从特殊的国际关系角度来看,日本又有足够的外部条件进行先进远程打击武器的国际合作与引进工作。日本为了将来更有效运用正在列装的F-35隐身战斗机,已经与英国联合研制可搭载于战斗机的中程空对空导弹,计划在2018年进入原型制造阶段。该型导弹将日本目标探测技术和英国射程延伸技术融合在一起,是一款可供F-35战斗机使用的高性能超视距空空导弹。

  同时,日本拟在2018年花费22亿日元,用于引进美国JASSM-ER、LRASM和JSM 3型远程空对地巡航导弹。2017年12月5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日本政府计划采购射程可达朝鲜、中国的高精度航空导弹。日本一名消息人士表示,全球的趋势是使用远程导弹,日本政府将研究在F-15战机上部署可命中距离1000公里以外目标的美国高精度巡航导弹JASSM-ER联合空地防区外导弹的可能。通过战机与新型导弹的组合,有媒体评论认为,日本自卫队“攻击别国基地”的能力已接近美军。

  日本发展远程打击能力,意在谋求改变自卫队性质和地区军事平衡

  日本之所以如此关注和重视远程打击能力的发展,主要出于内外两方面的原因。

  首先,对内改变自卫队“专守防卫”的防御性质。近年来,日本政府不断通过修宪、制订新安保法等措施,力求逐步放松乃至彻底去除战后体制与和平宪法这一限制自卫队能力发展的“紧箍”,以增强遏制力为名强化自卫队远洋作战能力。其中,远程打击能力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日本《现代商业》杂志曾报道称,“远程攻击或是将来体现自卫队能力的关键之一。”为此,日本自卫队近年通过引进装备F-35A隐身战斗机、将直升机护卫舰改造为“轻航母”,以及筹划为舰载和陆基“宙斯盾”装配对地、对空和对舰导弹等方式全方位加强自卫队远程打击能力。

  特别是对于日本积极购买巡航导弹的做法,尽管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诡辩说,部署巡航导弹可以让自卫队“在不接近敌军的情况下,对付入侵我国的敌军水上和陆上部队,可以更有效、更安全地展开多种作战活动”,但有日本媒体认为,其违反了“专守防卫”原则,可能改变日美在同盟中扮演的角色。

  其次,对外改变地区军事平衡。近年来,日本一系列加强军备和对外军事活动的做法,深层次原因就是要逐步改变这一地区传统的军事平衡,即由过去的被动应对转向主动出击,由过去处于从属地位接受美国保护,转向共同塑造平等地位的日美军事同盟。这一地位作用的转变,离不开远程打击能力的支撑。

  对于日本此次“艾普斯龙”运载火箭的成功发射,一名核安全专家表示,其未来“发射卫星与发射核弹的区别并不是飞行高度或困难度,而在于态度”。日本可以通过这一工具向朝鲜投送核弹头,以应对东北亚逐渐加深的核导弹威胁。因此,以导弹为主体的远程打击能力将成为日本改变地区军事平衡的重要物质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