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宝鸡 职工举步艰难 改制一人获利_新生活网

陕西宝鸡 职工举步艰难 改制一人获利

2018-06-09 15:56:11
来源:

  【摘要】 陕西宝鸡 职工举步艰难 改制一人获利——揭开宝鸡纺织机械有限公司法人魏玉堂借改制之名,损公肥私、整垮企业的内幕魏玉堂:宝鸡市陈仓区

陕西宝鸡 职工举步艰难 改制一人获利

——揭开宝鸡纺织机械有限公司法人魏玉堂借改制之名,损公肥私、整垮企业的内幕

魏玉堂:宝鸡市陈仓区工信局付局长、宝鸡纺织机械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

宝鸡纺织机械厂、宝鸡纺织机械有限公司、宝鸡盟发汽车配件有限公司法人、董事长兼总经理。

宝鸡纺织机械厂是集体性质的企业, 1997年按照政府要求进行了股份制改制,实行的是职工全员参股的模式。当时有职工320多人、有四个车间、一个分厂、七个职能部门。企业生产的并条机系列产品和纺织机械配件等畅销全国各地,供不应求,是县属龙头企业和纳税大户。2003年前后,企业的生产、经营形式连续多年稳步增长,年均产值2200多万元,年均销售收入1200多万元,到2002年底企业固定资产总值已达到1300多万元。

1、2003年初,魏玉堂在没有召开职工大会或职工代表大会的情况下,不顾

职工的强烈反对,将全体职工持股的股份制废除,强行宣布对企业进行第二次改制,并将职工的股金(1200元)转变成了押金。

2、魏玉堂在第二次改制时严重违法公司法,操控资产评估工作,隐瞒固定资产1300多万元、半成品和各种原材料价值500万元存在的事实。出台了一个虚假的负资产500万元的资产评估报告。

3、魏玉堂在第二次改制过程中,弄虚作假、中饱私囊、采用掩耳盗铃的被虐手段,个人实际出资3万元,谎称由他个人偿还供应商欠款48万元以此来顶替入股股金为由,摇身一变就成为了企业的控股大股东。

4、魏玉堂故意提高入股门槛,不顾职工的经济承受能力,将股份设置为每股一万元。2003年在册职工250多人,魏玉堂为了榨干职工的血汗,在推销

股份时曾扬言;凡是上班职工必须入股,否则在公司认为必要时,优先安排其下岗。就这样拼凑了36个股份,绝大部分职工应无力承担被拒之门外。

5、2004年魏玉堂以对外开展业务需要为幌子,在公司内部成立了宝鸡鼎鑫铸造公司。一年后更名为宝鸡盟发汽车配件有限公司,魏玉堂任法人、董事长兼总经理。从这一刻开始,铸造车间的全部资产归盟发公司所有,纺机公司不仅产品需要的大量铸件要向盟发公司购买,还得优先承担盟发公司全部铸件的加工任务,纺机公司的所有资源、资产成为了盟发公司随意索取的仓库。铸件的生产、销售、经营大权由盟发公司掌控,铸造产品利润归盟发公司所有。

这个在纺机公司机体上滋生出来的一颗癌细胞,在魏玉堂的精心策划下,经过多年母体血肉的喂养,现在已演变成为了一个注册资金1000多万元,年销售额1亿多元的股份公司,完全取代了纺机公司昔日的地位和辉煌。而纺机公司现在却恰恰相反,沦落成为了一个负债累累、面积不足100平方、职工不足20人、既无产品、又无市场、仅依靠为盟发公司加工配件度日的小作坊。

6、魏玉堂的改制目标实现后,独霸财务,一手遮天,从来不允许任何人插手或过问企业的财务。对坚持原则不按照他的指令办事的财会人员进行无情的打击报复,并迫使其离厂。任命自己的亲友掌管财务,为了方便敛财,指使其亲友在虢镇、宝鸡等多地多家银行开设个人账户,暗地转移或套取企业资金。魏玉堂执掌企业20多年来,从来没有向职工公开过财务状况。

7、公司法和公司章程在魏玉堂眼里形同废纸一张,职工反映企业财务有问题,监事会出面欲对职工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遭到魏玉堂的坚决反对和阻扰。不但不让监事查看财务资料,还对监事人员进行疯狂的报复,采取不安排工作、不发工资、下岗等卑鄙手段赶走了两任监事会主席。

8、由于魏玉堂管理水平低下,经常朝令夕改、不守承若,我行我素。所以职工对他的议论及意见颇多。一度时间职工按照公司章程,聚集了超过50%的股份,公开提出要对魏玉堂进行罢免。魏玉堂见事不妙,上窜下跳。不惜重金寻求保护伞进行阻挡,同时对持股职工采用威逼、恐吓、引诱等手段进行分化瓦解。当魏玉堂看到各种伎俩使尽还不能扭转败局时,便狗急跳墙、纠集其狐朋狗党、赤膊上阵对持股职工大打出手。最后在其保护伞的游说下,以三倍的代价从主要持股人手中购回股份草草了事。

9、魏玉堂为了加快其侵吞企业资产的速度,强行以每股1.5万元、4万元、8万元不等的价格,从职工手中搜刮走了全部的股份。企业最后变成了他一个人的独资公司。

10、魏玉堂听不得半点对他有异议的声音,视这些人为眼中钉、肉中刺。改制刚开始,就以工作需要为借口,将企业中层管理人员和骨干力量以内退的方式全部下岗。魏玉堂执掌企业20余年,改制前职工人数320多人,2003年第二次改制时下降为250余人,到现在仅有职工20余人。

那些被以种种借口迫使下岗的职工,魏玉堂不仅切断了他们的回归之路,终止了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后,没有得到一分钱的经济补偿。

11、20多年来,企业名为股份制,实际上推行的是一人专权的独裁制。职工入股名为自愿,但谁要要求分红,他就马上炮制出一个公司连年亏损的财务报告,不但分红无望,而且还威胁你补仓。企业的所有大小事务全由魏玉堂一人说了算,上到副总经理、下至普通职工,不管你业务水平、工作技能如何,只要魏玉堂的一句话,就决定了他人的前途及命运。留在厂里上班成为了他对职工的恩施,随便叫你下岗或解除劳动关系成为了魏玉堂排除异己、整治职工的杀手锏。

请政府高度重视下列事实的存在:

◆ 企业改制是否成功?

把集体所有制企业最终改制成为了私营企业,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流失殆尽。职工的地位和权益没有了,职工由企业的主人变成了奴隶和任人宰割的羔羊。企业已经丢失了所有赖以生存的产品和市场。

◆ 企业改制后所产生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改制后企业的资产连年直线下降,由2003年的2000多万元下降到现在的不足10万元。90%以上的职工被推向社会,自谋生路。企业已走到了路的尽头,面临破产。

◆ 改制后的企业经营、管理状况如何?

现在企业靠租厂房、租设备维持,已经沦为专为他人加工配件的仅有10余人的小作坊,无专职管理机构和人员。就这样的小作坊每年还要向魏玉堂经营的另外一个公司缴纳10多 万元的租金。

◆ 改制后职工是否安居乐业、职工的经济收入及既得利益是否有保障?

改制后94%的职工下岗,自谋职业、自己缴纳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有30余人在盟发公司打工。

◆ 谁是企业改制的受益着?

通过改制魏玉堂现在已拥有一个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盟发公司、一个以其

弟名义拥有资产800万元的工程机械公司,……。魏玉堂个人拥有资金2000万元以上。再看看在纺机厂干了一辈子的职工,到退休时银行存款超过10万元的不足10%。

我们强烈要求政府:

1、调查并公布魏玉堂违法改制、贪污、侵吞企业资产、非法所得、不明资产来源等问题。

2、宣布取缔魏玉堂的法人及企业职务,追究其法律责任。

3、宣布企业破产,实施破产清算。

4、政府出面安置职工和解决一系列遗留问题。

纺机厂职工

2018年5月


转自:http://focus.szonline.net/contents/20180609/20180622257.html